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企业动态

医圣张仲景 济世医德千古美谈

2018/1/22 15:31:52      点击:

公元150年,东汉医学家张仲景诞生在南阳的土地上。他在《伤寒论》和《金匮要略》中所确立的辨证论治原则,是祖国医学伟大宝库中的灿烂明珠,使中华民族的医学独具特色而自立于世界医学之林。

    自隋唐以后,张仲景著作远播海外,在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享有盛誉。千百年来,仲景学说一直是中医的理论基础,被中外医学者赞颂为“如日月之光华,旦而复旦,万古常明”。

    张仲景在与伤寒大疫的搏斗中,树立了崇高的医德,冶炼了精湛的医术,最后完成了垂法千古的医经,受到广大人民的爱戴和崇敬。


    爱人知人 救危扶厄

    张仲景对人民饱含深情。他虽然做了长沙太守,但淡于利禄,憎恶官场角逐。他在“自序”中说“怪当今居世之士,曾不留神医药,精究方术,上以疗君亲之疾,下以救贫贱之厄,中以保身长全,以养其生,但竟逐荣势,企踵权豪,孜孜汲汲,惟名利是务……”他在这种“举世昏迷”的社会里,毅然树起“仁术济世”的思想,时刻不忘救贫贱之厄。

    按照封建社会的规定,做官的为了维护尊严,一不能私入民宅,二不能随便和民众接触。为救治民病,张仲景果敢冲破了“礼不下庶人”的戒律,想出了“大堂诊病”的办法,择定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两天为诊病日,坐在公堂上为民众诊治疾病,从而在人民群众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成为千古美谈。  


    精心诊断、细心观察

    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被称为“中医之魂”,创立了“辨证论治”的原则,“证”是病人的客观存在,有了“证”才能辨明原因,确定治法和运用方剂。张仲景在《伤寒论》中指出了千余个病症,同时明确了主证、兼证、变证和夹杂症。这些都是仲景在充分运用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以后得来的宝贵信息,有些证候和症状还是通过与病人近距离的临床观察而获取的。

    如《伤寒论》397条原文中,涉及“汗”的字就有128处之多,有全身出汗的,有半身出汗的,有背部或腹部出汗的,有头上出汗到脖颈而止的,有自汗、盗汗、药后发汗,有微汗、多汗、大汗等。一个“汗”字就引出了《伤寒论》的两大名方——初感伤寒本身已有汗的桂枝汤,本身无汗的麻黄汤。这些精细微妙的观察辨证,既是张仲景精湛医术的写照,也体现了医圣一切为了病人的良苦用心。


    处方简炼、用药精当

    东汉末年,频发的战争和自然灾害,使田园荒芜,民不聊生。张仲景特别体恤民众的贫苦,他在《金匮玉函经》中明确指出:“珍贵之药,非贫家野居所能立办”为此他尽量使用常见和便宜药物,组方力求药味少而精。他所留下的375首名方中,绝大多数方剂的药味不过五、六品,有的三两味,亦能治愈危重之症。

    如治疗“四肢厥逆,亡阳虚脱”的“四逆汤”为三种药物组成;治疗心脏动悸脉博间歇的“桂枝甘草汤”就只用了两味药,治疗“急性咽痛”证,更专用甘草一味而名曰“甘草汤”。治疗“妇人产后腹中痛”的“当归生姜羊肉汤”则体现了药食同源之妙。

    仲景所制的这些药方,使贫寒之家都能使用,并且药专力宏,有相当高的疗效,从而成为传之千古的“经方”,这些“经方”既体现了他精微深妙的医术,又凝聚着处处为大众着想的真情。

    深入探索、认真医嘱

    张仲景不仅认真精确地诊断疾病和细致入微地观察病情变化,而且对方剂配伍,药物制作、煎服方法、服药数量,时间和服药后注意事项都一丝不苟地嘱咐病家,以求获得最佳疗效。

    《伤寒论》的第一个方子“桂枝汤”在煎服法方面,张仲景就详尽地说明了八条注意事项,如:服药片刻,再喝热粥一升,以助药力;服药后覆盖衣被,微微发汗;服药期间必须忌口,并列出应忌物品。

    此类医嘱,论中不胜枚举,从这些谆谆医嘱中我们可见张仲景为了普救苍生而苦求良法,他不但出入茅棚寒舍给病人诊疾,还亲自为一些病人煎药喂汤,探索和掌握用药规律,以自己的实践为后世树立了高尚的医德典范。

    医圣的伟大在于他有精湛的医术,在于他有垂法后世的医经,从而哺育了自东汉以后的历代名医,更在于他有着处处以人为本的崇高信念和博爱的胸怀。这种伟大的精神永远启迪着后人,为此金元四大医学家之一的李东垣赞曰:“后之医者,宗《内经》法,学仲景心,可以为师矣!